Menu

时隔2年京基集团再次要约收买*ST康达:收买期限自10月20日起,欲斥资9亿获得控制权-

时隔2年京基集团再次要约收买*ST康达:收买期限自10月20日起,欲斥资9亿获得控制权|
10月18日晚间,上市公司*ST康达布告称,公司股东京基集团建议要约收买,方案收买*ST康达3907万股,占*ST康达总股数的10%,要约价格为24元/股,拟经过本次要约收买获得上市公司操控权。详细要约收买时刻自10月20日至11月20日,共30天。  时隔两年 欲斥资9.4亿谋*ST康达操控权  数据显现,到10月19日,京基集团直接持有*ST康达1.24亿股股份,占*ST康达股份总数的31.65%,本次要约收买股份数量为3907万股,占*ST康达股份总数的10%,要约价格为24元/股,本次要约收买所需最高资金总额为9.4亿元。本次要约收买完成后,收买人最多持有*ST康达1.63亿股股份,占*ST康达股份总数的41.65%。  “本次收买为收买人自动建议的部分要约收买,意图旨在获得*ST康达的操控权,不以停止*ST康达上市位置为意图。”*ST康达表明。  据了解,京基集团的控股股东、实践操控人为陈华,其持有京基集团90%的股份,另一位股东陈辉持有公司拟10%的股份。京基集团为深圳一家房地产企业,旗下操控深圳市京基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办理有限公司等13家公司。  事实上,这不是京基集团第一次想要获得*ST康达操控权。数据显现,2015年,京基集团从*ST康达股东林志等人手中获取到*ST康达股权。但由于林志违规买入上市公司股票,*ST康达并不认可林志手中所持有的*ST康达股份,与林志及京基集团打开两年多的股权纷争,两边别离将对方告上法庭。  到2016年4月京基集团持有*ST康达30%的股权,其时京基集团就企图经过增持获取到*ST康达的操控权,对*ST康达建议收买,方案自2016年4月28日起六个月内再收买2%的*ST康达股权,成为*ST康达控股股东。  其时的收买终究以失利告终。到2016年11月11日,京基集团累计增持*ST康达644.68万股,占*ST康达总股本的1.65%。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京基集团持有*ST康达31.65%的股份。 *ST康达控股股东深圳市华超出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公司天然人股东季圣智是共同行动听,算计持有公司 31.66%股份。  再次发动要约收买十天后 *ST康达原董事长遭拘留  本年8月4日,京基集团再次向*ST康达建议要约收买,方案以部分要约方法收买公司除京基集团外的其他股东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即 3907.6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10%,要约价格为 24 元 /股。 本次要约收买完成后,京基集团将直接持有公司1.63亿股股份,占*ST康达股份总数的41.65%。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8月13日、2018年8月15日,*ST康达别离收到深圳市公安局的信息,原董事长、总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罗爱华,原财务总监、董事李力夫,原法务总监、监事会主席张明华因涉嫌背约危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到10月19日深圳市公安局对罗爱华、李力夫、张明华涉嫌犯罪的查询没有完毕。  另一边,京基集团的要约收买看起来较为顺畅。9月28日,*ST康达发布京基集团提交的要约收买阐明称,2018年9月18日,国家商场监督办理总局出具《经营者会集反垄断检查不施行进一 步检查决议书》(反垄断初审函[2018]第188号),决议对京基集团收买*ST康达股权案 不施行进一步检查;京基集团能够施行会集。  10月19日,京基集团再次更新要约收买的状况称,本次要约收买期限为30个天然日,即自本报告书全文布告后的次一交易日起30个自 然日。本次要约收买期限自2018年10月22日(包含当日)起至2018年11月20日(包含当日)止。